永久的战友剧情介绍

1-6集

永久的战友第1集剧情介绍

  

  1926年12月,孙中山夫人宋庆龄行将脱离广州北上与蒋介石商洽,许多爱国人士前来相送。行将临产的邓颖超也坐在人力车上由周恩来护卫前往。抵达后,周恩来和周文雍挤到人群前,告之宋庆龄此次北上重任在肩一路保重,宋庆龄请咱们定心,现在国民政府仍是奉行前总理生前制定的联俄联共搀扶农工三大方针,并且蒋介石也是孙先生最忠诚的弟子,他的兵和枪也是前总理生前创立的。宋庆龄叮咛恩来要照料好小超,让孩子安全生下来,并期望周文雍和陈铁军尽早完婚早生贵子。

  周恩来接到中心指示,要到上海任组织部秘书,并帮忙仲甫分担人事作业。他组织母亲杨氏和邓颖超暂时留下来等宝宝安全生下来。临走前,周恩来告知邓颖超,不管男孩女孩他都喜爱,只期望孩子安全出世健康成长。他已组织好如有意外,周文雍和陈铁军会告知她们。

  次日,周文雍送周恩来启航,向他讨教现在革新作业的窘境和往后的作业方向,周恩来告知他,广州革新作业的重点是带领工人阶级革新不息,由于国民党是带着私心参与革新的,一旦革新成功,就会演出争权夺利的大戏,所以周文雍要在省委的领导下运营好广州大本宫。

  周恩来走后不久,陈铁军就收到了文白先生托陈赓给邓颖超寄来的生活费,她当即和周文雍一同到玩具店给邓颖超行将出世的孩子买了两把玩具手枪,二人一同给她送了曩昔。

  上海工人举办了大张旗鼓的第三次装备起义,在广州的陈铁军和周文雍看到报纸后当即分头举动:周文雍依据省委指示举办工人纠察队第三次会议,呼应上海的装备起义。陈铁军赶到中山大学找人替代她组织学生会议,之后立行将音讯向邓颖超陈述。此时的邓颖超正在德国教会医院临产,街上一阵骚乱,国民党军警已受命开端搜寻共产党。黄昏,周文雍与陈铁军仓促会晤,文雍传达广东区委决议:为削减不必要献身,当即分散和荫蔽现已露出的同志,陈铁军做为广东区妇委委员,担任将妇女党员安全搬运出去,并当即分散中山大学荫蔽的共产党员,二人互道保重仓促别过。

  邓颖超孩子太大难产,忍受了三天三夜的疼痛仍生不下来,万般无奈下杨妈妈只能挑选保大人,在出产中医师无可奈何使用了产钳,导致孩子头颅遭到损害,刚出世没多久就夭亡了。而此时,国民党军警已将中山大学围住,陈铁军机伶地翻过围墙逃了出去,她回家换下了学生装,由文雍拉人力车护卫她到医院与邓颖超联络。陈铁军带来了周恩来的信,信中他告知邓颖超:上海党组织的活动被逼转到了地下,广州也开端了清党反共残杀,他组织岳母和邓颖超当即搬运到上海,并让陈铁军捎来了搬运的路费。陈铁军听到窗外响起枪声,敦促小超姐当即搬运。她脱离时在医院门口发现了许多军警,与周文雍会集后,二人判别有人出卖了邓颖超,便故意在军警盘查时佯装逃跑引开了他们。

  邓颖超在德国教会医院正要搬运,看到大批军警闯入医院宣称要抓一个女共党,正与作业人员在争论,邓颖超当即找到帮她临产的王大夫,请她送她们去香港。王大夫组织二人次日乘坐德国领事馆到香港收购药品的小舟曩昔,并让她们先到锅炉房逃避。待军警盘查时,王大夫谎报邓颖超三天前出产完现已走了,院长也搬出了德国领事馆的招牌表明对立,军警不敢再查赶忙撤离了。

  邓颖超到香港后,在报纸上看到上海共2100余名共产党员被捕心痛不已,她暗自立誓一定要讨回笔笔血债。而蒋介石则于4月18日在南京树立国民政府,并揭露声明宁可错杀千人,不行使一人被捕。

  周恩来组织李一氓冒险将国民革新军总政治部主任郭沫从姑苏接到上海,二人隐秘会晤。郭沫若告知恩来,他早在4月1日就写了讨蒋檄文,很明显蒋介石向共产党人已举起了屠刀,但党内陈独秀却还梦想与国民党协作,最终落得多少革新志士人头落地。现在蒋介石树立国民政府,宁汉正式分居,正是召唤武汉的国民政府当即东征征伐蒋介石的最好机遇,周恩来指示郭沫若当即率部东征,征伐蒋介石。这时李强来报,中心来电让周恩来到武汉参与第五次党中心代表大会,周恩来让李强电告中心:四一二大残杀还没有完毕,他请示中心让自己暂留上海。

  5月1日,周恩来总算经过报纸上的寻人启事见到了母亲和邓颖超,当他得知妻子再不能生孩子时,周恩来泪如泉涌地告知邓颖超:只需革新有后,他们无后又有何妨?两个忠诚的革新兵士相拥相泣。

  很快,周恩来接到中心指示:让他到武汉任中心委员和政治局委员,掌管日常作业,邓颖超伤感每一次离别都不知是生离仍是死别,周恩来组织母亲和妻子先在上海,等自己组织好她们就来武汉。这时李强来报:汪精卫跃跃欲试,或许会向共产党发问,但省委总书记仲甫同志公开与国民党协作,还要逆来顺受。周恩来知道要出大事,当即启航赶赴武汉。

  周恩来抵达武汉后,当即与蔡和森同志碰头,蔡和森陈述:汪精卫等人强行指令武汉的工人纠察队放下兵器,并残杀农人运动主干,蔡和森提议举办紧迫会议,周恩来拥护敏捷搬运现已露身世份的党员同志。次日,邓颖超和杨氏已搭船抵达武汉。

永久的战友第2集剧情介绍

  

  邓颖超抵达武汉后,经过李强了解到从苏联回来的陈赓担任常中心的捍卫作业,现在正一门心思火热寻求共产党人王根英。

  陈赓面临王根英的再三回绝毫不泄气,又给她写了第三封情书等在院中,王根英出来后照常把情书贴在了布告栏上。陈赓急了,拦住她斗胆表达,并责问回绝自己的原因,王根英干脆当着世人的面称陈赓是沾满工人阶级鲜血的刽子手,在东征战场上救了蒋介石一命,并且他的爷爷在清朝做过大官,自己这个纺织女工是底子不或许和他这个大少爷在一同的。

  周恩来开完会便把陈赓和王根英叫到他们家中做作业,他告知王根英,陈赓尽管身世殷实,但他从14岁就离家出走走上了革新救国的路途,于1922年入了党。他救蒋介石命时蒋介石是黄埔军校校长,自己其时仍是政治部主任呢,并且那时的蒋介石高举着革新旗号。邓颖超也劝王根英看人要用展开的眼光来看。陈赓告知他们,他家曾经的长工许克祥现在却成了湖南残杀共产党最大的刽子手。邓颖超告知王根英,这全部足以阐明身世并不是一个人革新与否的决议因素,而要看他挑选什么样的路途。王根英听了周恩来配偶的劝说,知道错怪了陈赓,当即表明愿与他成婚。

  陈赓和王根英在周恩来配偶的掌管下举办了简略热烈的婚礼。不久,革新局势扶摇直上,蒋介石在7月15日下达了剿共的指令,国民革新的中心武汉日夜响着拘捕枪杀共产党人的枪声。

  这夜,大雨滂沱,周恩来现已三天没有回家了,邓颖超彻夜难眠,日夜守候着老公的归期。直到周恩来安全回家,她和妈妈才放下心来,她问起外界风闻孙夫人出走的事,周恩来告知她,孙夫人是去和蒋介石汪精卫做奋斗,由于他们取消了孙中山制定的联俄联共搀扶农工三大方针,孙夫人等人坚决对立。

  另一边新婚的王根英也在窗前眼望大雨忧虑着老公的安全,她不由得轻唤陈赓的姓名,没想到陈赓竟真的出现在了她死后,王根英喜极而泣,与老公紧紧相拥。陈赓在家中稍作逗留,便当即赶到了周恩来家,维护他赴九江。

  周恩来组织邓颖超和妈妈在自己走后,当即回上海展开妇委作业,并且要和孙夫人保持联系。邓颖超和妈妈到上海后在报纸上看到周恩来、刘伯诚、朱德等人带领数万国民革新军在南昌叛乱,她们这才知道周恩来是从九江赶赴南昌组织起义。期间,起义军在原江西省政府举办联席会议,选举产生了我国国民党革新委员会委员25人,宋庆龄等国民党左派不在南昌也担任了革新委员会委员。

  很快,报纸上登出汪精卫写信给孙夫人,劝其退出国民革新委员会的报导。王根英日夜顾虑陈赓,得知邓颖超已到上海,便当即到她家中探问音讯,邓颖超告知她,南昌起义的事她也是刚知道,革新配偶每一次的生离,都意味着死别,但在白色恐怖年月里,做为共产党人,她们都要养成保密的习气。尽管报纸上没有写到陈赓的姓名,但他和周恩来在一同不会有事的。这时有人送来了孙夫人的信,请邓颖超到府议事。

  宋庆龄告知邓颖超,汪精卫说她没有参与南昌起义,国民革新委员上的姓名是共产党强加给她的,为此她给汪精力打电话阐明晰自己的态度,汪精卫又给她写了亲笔信,让她从党国大计启航,有必要登报声明。宋庆龄将拟好的声明拿给宋庆龄看,上写蒋介石汪精卫是变节中山先生遗教的叛徒,是投向帝国主义的逃兵和新军阀。宋庆龄在征得邓颖超附和后,以国民党前高层领导人的名义宣布,其中有在国共协作时期以个人身份参与国民党的共产党人毛泽东董必武等,邓颖超感谢宋庆龄为革新的支付,宋庆龄称她将把中山先生联俄联工搀扶农工的三大方针当成一生的革新使命。她安慰邓颖超失掉孩子不要伤心,她们将为了全全国的孩子一同尽力奋斗!

  南昌起义失利,报纸登出了孙中山夫人宣布声明后忽然脱离我国独奔苏俄的音讯。许多党内的领导人也将连续回到上海,邓颖超组织王根英担任将这些同志送到安全的当地等候组织分配新使命,并且要区分投敌反叛者,不能让他们混进革新队伍。而她们至今都没有周恩来和陈赓的音讯。

  王根英回到家里梦到陈赓在战场上与旧日的黄埔军校同学相遇,他劝其调转枪口,不要再做蒋介石的爪牙成功前史的罪人,那人却顽固不化,两边剧烈交兵,陈赓壮烈献身。王根英在痛不欲生中被吵醒,本来是陈赓回来了,他负了伤,冬生把他送了回来,王根英看到浑身是伤的陈赓疼爱不已。

永久的战友第3集剧情介绍

  

  冬生将挂彩的陈赓送回了家,他临走时告知王根英,自己和许克祥之前都是陈赓家的长工,他后来跟着陈赓参与了革新。陈赓在这次南昌起义中受了重伤,敌军追过来时,他脱下了军衣滚到了杂草丛中的水沟中,敌人踹了一脚见陈赓不动,以为他死了就脱离了水沟。后来自己找到陈赓后把他救了出来,周主任和叶挺军长都看望了他,并叮咛一定要保住陈赓的腿。

  次日,邓颖超与王根英隐秘会晤,传达中心指示:组织会赶快组织人把陈赓送到上海闻名的霖生医院,不管多大困难,都要设法治好陈赓的腿伤,因上海正在搜捕参与南昌起义的同志,王根英不能让任何人到医院探视陈赓。王根英和邓颖超别离时不由得告知了她周恩来的音讯,陈赓传闻起义部队霸占了汕头后,周恩来忽然发高烧,但他仍坚持指挥部队撤离了潮汕杀向陆丰,但没想到他们半途遭受了敌人的忽然袭击,部队被打散了,只需叶挺和聂荣臻真跟着陈赓,后来潮汕的党组织担任人杨石魂赶到把周恩来搬运到了陆丰的甲子港,但那时他现已烧昏迷了。邓颖超听了忧心忡忡。

  此时的周恩来已抵达香港,他和叶挺、聂荣臻被杨石魂用一条小舟,在海上和风波捕斗了两天一夜才抵达香港,周恩来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后身体逐渐康复了元气。这时周文雍前来向恩来陈述,张太雷自中心过来向广东区委传达了八七会议的精力,并力主在广州发起起义,近来同志们都在为广州起义做预备。周恩来告知文雍,等广州起义成功了,他和邓颖超就为文雍和铁军主婚。文雍还带来了中心发来的密电,让恩来于11月上旬有必要赶回上海到会中心会议。

  在上海举办的中心会议上,党中心以为南昌起义履行的是机遇主义的过错战略,对起义的首要领导人周恩来等人给予正告处置,并因湖南省委回绝发起长沙起义,而秋收起义是单纯的军事投机,吊销了毛泽东等人湖南省委委员的职务,一同吊销毛泽东中心暂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的职务。周恩来在会上表明遵守党的决议,并对自己在南昌起义的过错做深入反省。他回到家中心境久久难以安静,南昌起义是中心决议的,也是共产国际赞同的,他乐意承当全部过错结果,但却无颜面临参与起义献身的数以万计的官兵!面临周恩来深深的挫折感,邓颖超鼓舞他不要泄气,革新终会成功!中心这次增选他和罗亦农为暂时政治局委员,或许便是由于南昌起义后蒋介石会动用全部力气抵挡他们。周恩来告知了邓颖超等广州起义成功后为文雍和铁军主婚的事,他以为广州起义没有问题,但鉴于南昌起义的阅历,他在会上主张制定起义方案要慎之又慎,但中心却批判他对局势估量过于失望。

  1927年12月11日,轰轰烈烈的广州起义迸发,经过几个小时激战,起义军占据了广州大部分市区,但因党中心暂时指挥组左倾主义过错辅导,起义军急于占据中心城市,未能及时撤离,在敌强我弱的局势下,广州起义第三天就悲凉地失利了,周文雍和李铁军等大批共产党人被捕。

  周文雍和李铁军在监狱里顽强不屈,回绝了写悔过书活命的机遇,挑选了为革新大方赴死。周文雍提出世前的最终期望,和铁军照一张特别的成婚照。他用笔在墙上写下“头可断肢可折,革新精力不行灭”的热诚誓词 ,铁军提出与爱人同赴刑场,并恳求在行刑前,给他们五分钟举办婚礼。行刑当日,许多同乡前来为他们这对革新的恋人送别,铁军向世人昭示二人不灭的爱,周文雍眼里含眼告知咱们敌人的枪声便是他们成婚的礼炮,他们紧握双手,高呼“我国共产党万岁”大方赴死!

  邓颖超和杨妈妈得到音讯咬牙切齿,她们以为南昌起义失利和之前的四一二大残杀都是由于叛徒出卖,主张中心应专门树立惩治叛徒的机关,周恩来对此彻底附和。这时李强前来陈述郭沫若的心情很不安稳,在家酗酒吟诗,周恩来当即前往。二人在路上又看到了许多革新同志被捕,他们到家时看到李一氓和郭沫若正在喝酒做诗宣泄心情,周恩来必定了郭沫若舍生忘死的精力,但提示他不能做无谓的献身,郭沫若泪如泉涌痛心不已,周恩来告知他,外面的警笛声便是提示他们现在不是向蒋介石讨还血债的时分。他带来了船票,组织李一氓送郭沫若去日本,由于他和鲁迅相同是忠诚记载这段前史的哲人,他们需求让子孙真实地知道这段前史。郭沫若请周恩来将孙炳文被杀戮时自己写的《怀亡友》诗交给邓颖超留存,并寻找机遇交给孙维世,周恩来期望郭沫若身在异地,心系祖国的命运,不时重视我国文化战线的奋斗。

  看到郭沫若的诗,邓颖超配偶不由回想起了孙炳文献身前两家在一同共处的高兴韶光,妈妈主张二人将炳文的儿女孙维世和孙泱认做义子义女,二人决议往后全部勇士子女,都是他们的亲生儿女。

永久的战友第4集剧情介绍

  

  周恩来告知杨妈妈和邓颖超,现在上海的局势十分严峻,为防假如他们需求再搬一次家。不久,仲甫的二儿子也被捕了,周恩来告知她们,现在现已有11个同志被捕,但现在他们还不把握原因和同志们的下落。这时李强前来向陈述,依据苏联阅历,要完结周主任下达的使命他们有必要有各种身份的卧底和内线,但这是他们现在不具备的。周恩来告知他,没有阅历他们能够从实践中堆集,但一定要下定决心加强安全捍卫作业。他让李强代自己去看望陈赓,寻求他对捍卫作业的定见。

  此时的陈赓在医院遇到了旧日黄埔军校的同学,现在那人在蒋介石摩下任团长,因挂彩也在医院医治,他很快探问到陈赓现已变节了蒋介石。李强到医院后四处找不到陈赓,却与陈赓的同学打了个照面。李强当即返回向周恩来陈述,陈赓或许回到王根英家里了,他受命正要去找,忽然有人敲门,陈赓居然穿戴国民党戎衣出现在了恩来家门口,让世人虚惊一场,而这身蒋介石嫡派部下服装则极好的维护了他的身份。周恩来组织陈赓赶快完善抵挡敌人和内部叛徒的安全捍卫作业,打好这场特别的战役。

  为总结阅历阅历,我国共产党在莫斯科举办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周恩来当选为中心委员,并在六届一中全会受骗选为中心政治局委员,出任中心秘书长兼组织部部长,邓颖超担任中心妇委作业。为处理顺直省委问题,周恩来受命单身前往天津,这也是他和邓颖超最初投身革新的第二故土,现在却快变成第二个白色恐怖血雨腥风的上海了。周恩来抵达天津后,经过人力车夫探问到藏在天津卫的共产党喽罗举手投降了,现在国民党正拿着他们供给的名单四处抓人。

  周恩来在李先生家中顺畅接头后,很快注意到李先生的妻子满脸泪痕,他诘问后,才得知二人刚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卖了。李先生解说自高渤海反叛后,顺直省委遭到严重破坏,因经费紧张,他无可奈何才将自己的孩子卖了。周恩来心痛不已,批判他革新的意图不是为了让同志们抛家弃子,李先生流着泪告知恩来,前几日一个叛徒带着匪警进入了厂区,抓了一个孩子的爸爸妈妈,那孩子死死抓着爸爸妈妈的腿不放,没想到残暴地匪警竟开枪把孩子打死了,当天晚上,他和妻子就商议,为了赶快康复顺直省委的作业,也为了其他战役在天津的共产党人孩子能够活下去,他们决议卖掉自己的孩子。周恩来听了泪如雨下,这时李先生妻子急仓促地进来陈述说警车向三条石开过来了,他们主张周恩来赶忙躲一躲,周恩来却道他要与同志们战役在一同,早已做好随时献身的预备。周恩来处理了顺直省委的问题后,于次年1月回到上海,与邓颖超等同志投入到血雨腥风的战役中。

  这天,李克农经过江苏省委找到陈赓和聂荣臻,紧迫通报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反叛了,他们有必要把钱壮飞写给周恩来的信当即交到他手里。二人立刻兵分两路,别离去告知周恩来、邓颖超和其他的隐秘同志,并约好办完过后在中华饭馆会晤。

  聂荣臻很快将邓颖超和杨妈妈安全搬运到了旅馆。另一边的周恩来已在中华饭馆组织举办紧迫会议,他告知同志们,现在到了党最风险的时期,他们有必要和敌人抢时间争速度,由陈云担任帮手帮忙自己指挥这场特别的战役。周恩来下达指令,当即毁掉重要文件,首要担任同志及全部或许成为顾顺章方针的同志有必要当即搬运,废止顾顺章所能知道的全部重要联系和全部隐秘作业方法。因向忠发的女佣是顾顺章的人,要当即解雇她。依照保密作业要求,自己的行迹也不能告之家人。

  由于顾顺章的反叛,中心会议暂停,周恩来组织中心原特科同志敏捷撤离,并改组捍卫部分,新的特别委员会由陈云陈赓等同志担任。

  顾顺章为了在蒋介石面前邀功领赏,到监狱里指认了恽代英,邓颖超在报纸上得知这个音讯后愤慨不已,杨妈妈看着恽代英写的绝命诗“留得豪情作楚囚”,泪如泉涌。这时周恩来回来了,杨妈妈和邓颖超总算放下心来,周恩来告知她们,由于顾顺章曾任中心政治局委员,知道中心和特科太多的同志,所以邓颖超要给王根英做作业和陈赓一同撤离。

  周恩来在西餐厅和陈赓隐秘会晤,为他组织新的使命。另一边的邓颖超找到王根英,让她和陈赓一同撤离到天津。

永久的战友第5集剧情介绍

  

  邓颖超找到王根英,让她和陈赓一同撤离到天津,王根英遵守组织组织,决议带着孩子一同撤离。

  周恩来在西餐厅和陈赓隐秘会晤,为他组织新的使命:榜首,解救被捕同志;第二,到天津后研讨能不能树立特科性质的组织,维护党组织的安全;第三,清查叛徒,对党有严重要挟的叛徒要当即打压。周恩来交待陈赓,因天津状况复杂,自顺直省委出过后,彭真、薄一波相继被捕,陈赓抵达天津要和胡底同志紧密配合,完结中心交办的使命后及时撤离。

  周恩回到家后,聂荣臻前来陈述:据可靠音讯,蒋介石将调30万人马进行第三次军事进攻,周恩来回电我党在作战指挥上要尊重朱德和毛泽东的定见。这时潘汉年紧迫来报:由于顾顺章的反叛相继破坏了河南和山东等地的省委,敌人使用这个音讯制造舆论,让许多革新同志都误以为党组织在上海也不复存在了。另据内线陈述,不久顾顺章将亲身南下到香港。敌人在全力搜捕李硕勋同志。周恩来指示蔡和森注意安全,假如在香港难以立身就做好搬运预备。随后他当即与李硕勋会晤,组织他搬运到广西,担任红七军政委,为安全起见,要先坐船到香港,由蔡和森护卫后再由聂荣臻担任再转战。邓颖超在另一个房间里将这个音讯传达李硕勋的妻子君陶,吩咐她在照料好孩子的一同做好妇委作业。

  潘汉年紧迫来报,据内线音讯,顾顺章抵达香港不久,现已拘捕了蔡和森同志,周恩来组织李硕勋南下香港的方案不变,由聂荣臻告知他新的联络人。

  很快,周恩来得到了切当音讯:因顾顺章出卖,蔡和森在香港被捕,李少石向英方交涉后,需求一百万保释费。这时潘汉年仓促进门又带来了一个坏音讯:向忠发本来的女佣人现已被顾顺章收购,向忠发的情人杨淑珍在取西服时被女佣人盯了梢,现在组织和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住在静安寺的旅馆里。周围恩来和向忠发商议,上海局势严峻,党首要领导人要赶快从上海撤到各个依据地去。

  潘汉年次日给周恩来带来了李少石自香港发来的密电:当他们做好预备解救蔡和森时,他已被粤系军阀引渡到了广州,现在只能想方法经过其他途径再解救。周恩来预见蔡和森凶多吉少。另聂荣臻来电请示,广东省署理书记章汉夫主张李硕勋出任广东省委书记,周恩来附和,并让邓颖超告知君陶,等向忠发脱离上海后,就让她带着孩子南下到香港。

  潘汉年经过内线得到音讯:顾顺章回上海后出高价收购了许多知道党中心高层的人,所以现在周恩来的安全遭到了要挟,周恩来却彻底无暇顾及个人安危,只组织他们做好护卫向忠发去中心苏区的预备。潘汉年已将护卫向忠发去中心苏区的道路和人员都定好了,他还传闻向忠发的女佣带着军警到了他们家本来的住处,幸而他们已安全搬运。

  向忠发住在周恩来家烦躁不安,坚持要见杨淑珍一面,不然就不去苏区了,周恩来批判他身为共产党的总书记,为了爱情连革新的基本原则都不要了,杨妈妈也责备他说恩来和小超为了革新作业不知分离了多少次,但没有一次像他这样向组织提条件。

  次日,向忠发趁着周恩来和邓颖超出去就事,杨妈妈买菜的机遇留下一张纸条私自跑了出去。很快,他在经过探勒轿车洋行时,被管帐叶荣声认了出来,叶荣声为了得到国民党的赏金,当即打电话给警察局陈述了向忠发的行迹。而向忠发却浑然不知,依然按原方案抵达杨淑珍居处。

  周恩来和邓颖超晚上回来后看到向忠发留的纸条又气又急,周恩来当即采纳特别方法,让聂荣臻告知潘汉年让有关同志做好搬运预备。之后组织邓颖超给陈琮英打电话敦促潘汉年赶快回来。但陈琮英几回敦促,向忠发却不管不顾,直到次日清晨,他才脱离杨淑珍,但再次到探勒轿车洋行租车时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国民党间谍敏捷捕获。随后杨淑珍和陈琮英也被捕了。

  周恩来在家里见向忠发迟迟不归,当即让邓颖超告知同志们敏捷撤离。他赶到暂时接头地址和陈云、潘汉年紧迫商量对策,留杨妈妈在家里处理突发状况。

  周恩来向陈云通报了向忠发私会情人,导致杨淑珍和陈琮英被捕的事,这时潘汉年又带来了一个坏音讯:向忠发已落入了敌人手中,从陈琮英被捕他们判别向忠发现已反叛了。周恩来称向忠发是党的总书记,在没有确凿的依据面前,不能靠片面猜想他反叛。他组织潘汉年当即经过新老内线查清向忠发的下落,并告知全部机关和首要担任人暂停活动。

  很快,潘汉年查明:向忠发于今晨被捕,是探勒轿车洋行的管帐叶荣声告的密,潘汉年依然置疑向忠发已反叛,周恩来不让他妄下结论,组织他要赶快搬运党内同志,并尽全部尽力解救向忠发,首先要阻挠他引渡。

永久的战友第6集剧情介绍

  

  聂荣臻前来向周恩来紧迫陈述,中心秘书处被敌人破坏了,张纪恩等多名同志已被捕。周恩来瞬间失神:邓颖超早上也去秘书处了。

  警觉的邓颖超走到秘书处门口就发现这儿出事了,她谎报自己来看乡妹子,她是黄埔一期的学生,正好这时君陶从外面回来,二人见机行事奇妙地瞒过了间谍。到家里,邓颖超当即告知了君陶现在的局势,告知她当即搬迁。并中止全部活动。等向忠发的工作有了结论后,君陶带着小芃南下香港。

  反叛的向忠发带着军警到家中拘捕周恩来和邓颖超,杨妈妈不由得满腔怒火,泼了他一身水,变节的向忠发又生一计,让杨妈妈持续做钓饵,等着周恩来和邓颖超上勾。

  母女连心,邓颖超在另一居处日夜忧虑着妈妈的安危,她伤感地向周恩来叙述母亲靠行医当家庭教师供自己读书的阅历,周恩来了解妻子心里的折磨,容许赶快找到妈妈的下落。

  第二天,潘汉年向周恩来陈述,据内线情报,向忠发被捕后熊代辉很快将向忠发枪决了,周恩来指示他有必要找到原始的审问记载或是抄件,由于向忠发是党的总书记,他们有必要要给中心和共产国际一个交待。  

  很快,潘汉年经过内线得到了向忠发的审问记载。他和周恩来来到之前的居处邻近调查,而此时屋里的杨妈妈自从被看守后一直回绝进食,周恩来从后窗布打来的状况判别出妈妈出事了,但她还留在小楼里,他托付潘汉年赶快想方法救出杨妈妈。

  回到家里,周恩来看了潘汉年拿到的向忠发审问记载后愤慨不已,从记载能够确定,向忠发的确反叛了,由于他供述的许多内容只需极少数的人知道。周恩来告知潘汉年,为什么党的首领向敌人乞降,便是由于共产党人一旦从生活上翻开缺口,便会跌入资产阶级的泥潭,所以这些都要写入党章。这时潘汉年接到一个电话后笑容可掬,之后奥秘地出去了。

  潘汉年将杨妈妈救了回来,周恩来、邓颖超见到久违的亲人潸然泪下,这时聂荣臻来报:向忠发被枪决是个误解。他被捕后熊代辉当即向蒋介石做了陈述,但蒋介石以为之前的中心领导人恽代英等都是舍生忘死,就批了六个字:隐秘处决,所以熊代辉没敢再陈述向忠发反叛的事。周恩来幸亏这个误解倒让党内削减了许多丢失。

  周恩来向中心机关送信的小刘同志主张,为保存革新实力,党中心应该当即搬运到苏区,但小刘称党中心的米夫同志做出清晰指示,他们要一步一步地完结从城市撤离。这时潘汉年来报:敌人现已获知了王明的居处,已组织小刘夫人孟庆树搬运到了上海市郊的一处尼姑庵里。并且敌人现已知道了李硕勋不在上海,所以他的夫人君陶成了追逐方针,周恩来组织邓颖超当即告知君陶带着小芃南下香港。

  晚上,潘汉年仓促来报:今全国午,一位跟李硕勋有联系的同志也被捕了,假如他投敌反叛供出了君陶的住处就麻烦了。杨妈妈和潘汉年争着去接邓颖超被周恩来阻挠了,三人听着外面的闷雷,时间忧虑着邓颖超的安危。

  此时的邓颖超正在君陶家中,君陶看着二等舱的船票,知道又是邓颖超配偶用他们不多的生活费买的。邓颖超告知她,为了千千万万个像小芃相同的孩子,再苦再累他们都是值得的。

  次日,君陶带着小芃来到码头,由翰笙护卫上船,临别时,翰笙叮咛她:李硕勋的化名叫李涛,如有意外,只需君涛不供认李涛便是李硕勋,他们就有方法解救他。 

  聂荣臻向周恩来带来了李硕勋的密电:他在海南岛树立的我国工农红军独立师现已展开到二千多人了,李硕勋以为党中心在东江、粤北等地也要展开依据地,并要将赣南等地的依据地连成一片,他以为琼岛尽管革新局势一片大好,但孤悬于大海之中,急需中心和广东省委派人辅导,他期望自己能亲临辅导,邓颖超提示周恩来,君陶和小芃还没抵达香港,周恩来所以决议等他们母子抵达香港一周后李硕勋再启航。这时窗外响起了警笛声,潘汉年仓促来报:在中心机关送信的小刘被捕反叛了,方才被抓上警车的同志便是他出卖的,别的两广省委章汉夫在香港发来紧迫密电:因叛徒出卖,将他和李硕勋的住处供了出来。周恩来指示章汉夫严惩叛徒,并让李硕勋有必要把君陶和小芃组织好后再去香港。而另一边的李硕勋在香港码头接君陶和儿子时却被间谍盯了梢。

网络微评